您的位置:首頁 > 學人 > 正文

【新秀心語】林瑜勝:與社會近些、更近些——談談我的科研工作體會


2019-09-17 10:32:37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2019年7月30日第8版     責任編輯:賀劍     人氣:

編者按:

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國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來在青年。今天,新時代中國青年正處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最好時期,既面臨著難得的建功立業的人生際遇,也面臨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時代使命。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講話中滿懷期待地強調,新時代中國青年要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不辜負黨的期望、人民期待、民族重托,不辜負我們這個偉大時代。青年理論人才是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希望。培養造就更多有遠大理想、優秀品德和真才實學的青年理論人才,是哲學社會科學界的重要任務。山東社會科學院歷來有重視青年、造就青年、重用青年的優良傳統。近幾年來,在實施“創新工程”和“高端智庫”建設中,一批優秀青年人才脫穎而出、砥礪成長,已成為各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的中堅力量。為充分發揮這些優秀青年人才的示范作用,經院領導批準,在習近平總書記“5·17”講話發表三周年之際,《山東社會科學報道》特隆重開辟“新秀”專版,陸續推介山東社科院優秀青年人才的學術成就、治學經驗和成長體會,以更好推動青年理論人才茁壯成長。


 

與社會近些、更近些——談談我的科研工作體會

林瑜勝

說起做社科學術研究,我其實是半路出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到現在也沒有多少拿得出手的突出學術成果。但如果要談及參加工作以來的經驗和體會,我倒是有幾點感想愿意與大家分享。

保持對現實的敏感性

1998年,從山東大學社會學系本科畢業后,通過考選,我進入山東省委宣傳部部刊《宣傳月報》雜志社,從事編輯工作。雜志社當時人手不多,我承擔了刊物的大部分組稿、編輯、校對和出版等任務。或許是出身農村、吃過很多農活之苦的緣故,我對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十分珍惜。雖然任務重,但并不自知,反而覺得很充實。每年編輯、校對十幾萬字的稿件,從沒出過一次差錯。在雜志社工作的5年間,我每年都被全國黨委宣傳部部刊理事會評為優秀編輯。雜志社的工作極大增強了我的政治敏銳性和政治鑒別力,鍛煉了我對工作的認真負責精神。20世紀90年代末和新世紀之初,正是我國經濟高速發展,社會思潮不斷涌現的時期。貪污腐敗、鋪張浪費、唯利是圖等社會生活中的一些負面現象屢見報端,頻頻刺激著大眾的精神和心理,也引起了我對現實的關注和思考。我認為,作為黨委部門的刊物,除了做好上情下達、指導基層的工作之外,還應當密切關注社會現實,對不良社會現象及時發聲,才能更好地體現黨刊的引導力和指導性。為此,我極力向刊物總編建言開設評論欄目,發揮黨刊的輿論喉舌作用,體現雜志的戰斗性。終于,由我負責的評論欄目“歷下談”問世了。作為欄目負責人和主要撰稿人,我對當時的官員腐敗多發、“清宮戲”電視節目泛濫、低俗廣告頻出等社會不正之風進行了一系列犀利的揭露和批駁。文章刊發后,受到讀者的廣泛好評,改變了雜志過去嚴肅有余活潑不足、指導過寬、監督較缺的局面,擴大了刊物的影響力。在對社會現實保持密切關注的同時,我也對中國期刊發展的現狀問題和未來方向進行了獨立的思考,在《中國新聞出版報》《新聞戰線》等國家級報刊上連續發表論文,為我國期刊發展建言獻策。2002年,我破格晉升新聞系列中級職稱。

2003年,我轉入省委宣傳部走向世界雜志社工作,擔任《金橋》雜志副主編工作。《金橋》是國務院新聞辦委托山東省新聞辦主辦的一份面向韓語讀者的外宣期刊。從內宣工作轉入外宣工作,對我來說并沒有什么不適,因為只要你始終保持對現實的密切關注和敏感,就能通過不同的方式來講述中國的故事。鑒于期刊的出版潮流變革和讀者的閱讀興趣改變,我在《金橋》雜志力推封面文章報道模式,全力打造核心欄目“金橋視點”,密切跟蹤國內新聞熱點,將韓語讀者感興趣的中國故事以圖文并茂的形式報道出去。《金橋》雜志的辦刊質量得到飛速提升,在全國十幾本邊境外宣期刊中,一直處于首位,獲得時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王晨“質量最好”的評價,并在韓國設立了支社,多家邊境外宣期刊也派人到《金橋》編輯部交流辦刊經驗。

較為艱難的轉行

2005年,我從山東大學社會學系碩士畢業,進入山東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工作。從相對熱鬧、貼近現實生活的新聞行業進入相對安靜、更近書齋的社科研究行業,我確實有些不適應。首先是研究思維的不同。新聞講究時效性,著重研究新聞事實對當下社會和人民生活的影響,而社會學研究的對象是社會事實,著重研究事實的前因后果和內在關系,需要系統性的思維。其次是語言表達的不同。新聞報道語言講究通俗易懂、平實簡潔,而學術語言講究內涵承接、注重邏輯性。剛開始,學術語言的“復雜化”在從事多年新聞工作的我看來,有時候就是變著花樣轉彎說“廢話”,一時間真的難以適應和接受。但經過社會學所和社科院許多專家學者的精心指導,我慢慢地開始認識到學術研究必須要有自己的語言特征,才能更好地傳遞真理,形成理論體系。這種轉變必須要付出艱苦的努力才能見到成效。經過專家教授的輔導,經過自己的琢磨,我慢慢地開始學會用學術研究的視角來看待社會問題,嘗試著使用學術語言來表達自己的觀點,在2007年發表了2篇CSSCI文章,并于當年獲評副研究員資格。

給自己一些強迫性的任務

拖延癥是這個時代很多人的通病,我也不例外。從新聞工作的緊張轉為社科研究工作的舒緩后,我的拖延癥越來越重。鑒于考核壓力不太大,我在幾年的時間里都沒有像樣的獨立學術論文發表,只是做些課題,寫一些著作章節,過著不緊不慢、不上不下的日子。這樣的狀態看似輕松,其實很無趣,但就是缺乏改變的動力。職稱評聘工作重新啟動后,大家又有了新的奔頭,社科院科研氛圍也有了明顯改變。蹉跎了多年歲月之后,我開始意識到再也不能渾渾噩噩下去了,決定要好好做點事,起碼要對得起自己拿的這份工資,畢竟是納稅人的錢,沒有理由不努力。

改變的動力有了,但如何改掉自己的拖延癥呢?我覺得必須要給自己一些強迫性的任務才能督促自己真的開始改變。為了進一步提高自己的學術研究能力,我鼓起勇氣于2012年報考了山東大學的博士研究生,由于當年山東大學沒有社會學專業的博士點,我只好選擇了相近的宗教社會學方向。碩士畢業7年,英語快要忘光,專業又是和自己幾乎一無所知的宗教有關,天!這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全新的領域,挑戰不可謂不大,但既然選擇了,就要堅決地走下去。重新開始背誦英語單詞,做英語試題,練習聽力,惡補宗教學知識,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學習,我有幸在當年被成功錄取了。但是考博成功的喜悅幾乎在瞬間就被博士畢業的諸多高難度要求擊毀了。通過與導師交流,我得知,導師希望我的博士論文能建立在量化分析的基礎上,能體現社會學學科特征,在學習期間,還要在CSSCI來源期刊上發表至少2篇相關論文。量化研究、C刊論文對我來說都是巨大的挑戰。雖然社會學本科和碩士階段學過一些量化分析知識,但都是基本的知識點,后來很少使用,早就記不得了;宗教學的C刊論文發表難度估計是所有學科中最難的了。想到這些,我就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但人已上船,就只能往目的地進發了。

過后再看,我當年的考博決定絕對是有些冒險,甚至有些不合時宜。后來的博士學習過程又經歷了很多曲折,似乎都與當初的貿然決定有關。因為當時我的孩子才剛剛1歲,正是需要照顧的時候,妻子又在部隊工作,十分繁忙。我幾乎難以抽出完整的時間來進行思考和寫作。為了盡可能地兼顧工作、學習和家庭,我不得不在員工、學生和父親的角色中閃轉騰挪,身體和精力都經受極大考驗,導致我的博士學習一直處于斷斷續續的狀態,嚴重影響了學習進程。為了能在最后期限內完成博士論文,我不得不再次“激活”自己,每天只睡4、5個小時,挑燈夜戰。在經歷了一次次修改之后,我的博士論文終于完成,順利通過答辯,獲得“優秀”評價,拿到了博士學位證書。

事非經過不知難。年近40才去攻讀博士學位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中間又經歷這么多的個人和家庭曲折,還有跨專業的艱辛。這些困難回憶起來,一個個似乎都那么難以克服,但最終還是都克服了。人的潛力是無限的,你不努力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安于現狀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人生追求,改變現狀,挑戰自己,也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人生追求。佛教說一念三千,就是指不同的動念會帶來絕然不同的結果。選擇哪一種生活方式,認同哪一種人生追求有時候就是一念之間,沉默還是爆發,都在于自己的瞬間動念。雖然去日苦多,但我還是覺得有時候給自己一些強迫性的任務是磨礪自己意志、改變自己狀態所不得不做的選擇。攻讀博士學位期間,恰逢我院實施創新工程。為了完成考核目標,我一邊進行博士課程學習,一邊繼續開展學術研究,不僅順利完成了每年的工作考核目標,而且每年的成果數量比創新工程開展前幾年的總和都多。雖然許多成果還不算突出和優秀,但都是自己一字一句敲出來的,是自己思想的凝結,也是自己努力的變現。看著同期進社科院的許多同事已經晉升了更高的職稱,有了更高的舞臺,我向他們表示由衷的欽佩和祝賀,也看到許多同事和自己一樣正在努力地前行。我覺得在人生歷程中,給自己一些強迫性的任務,選擇改變,選擇挑戰是讓生活多一些色彩、起伏和刺激的好主意。

與社會近些、更近些

我一向認為,做社科研究絕不能簡單地回到故紙堆中,即使是純粹的理論研究,也要眼中有社會,心中有人民。古人尚且明白“文章合為時而著”的道理,今天的社科研究者焉能只自顧自地研究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孤芳自賞固然可以,但絕不是社科研究者應有的境界,而要有“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氣度。社科研究不管什么專業,與社會近些、更近些都是不會錯的。今年3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看望了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并參加聯組會。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習近平強調,要多到實地調查研究,了解百姓生活狀況,把握群眾思想脈搏,著眼群眾需要解疑釋惑、闡明道理,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

“把學問寫進群眾心坎里”,就是要求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要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利益鼓與呼,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通過自己的工作,在黨和人民之間建立起溝通的橋梁,搭建起共享的通道,確保黨和人民、中央和基層上下一心,實現“上下同欲者勝”。工作期間,我在開展社會保障研究的同時,也密切關注社會熱點。黨和國家出臺重大戰略決策時,我認為社會學界都不能缺位,要盡可能快地跟進形勢發展,特別是要根據黨和政府的要求,對一些牽涉面廣、涉及利益群體較多的政策決策要及時跟進解讀、發聲,提出社會學的觀點和判斷,促進政策決策獲得更好的社會理解和實際執行。

國家提出建立農村留守婦女、兒童和老年人關愛服務體系后,我針對調研中了解到的留守老人精神撫慰缺失的情況,及時撰寫稿件《精準服務農村留守老人精神需求》,在《學習時報》社會治理版頭版刊發,獲得人民網、光明網、中國社會科學網等主流網站及時轉載,取得了較好的傳播效果。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圍繞社會治理創新,我結合社會學專業特點,分別撰寫了《提升農村社會治理成效的四個維度》和《以社會保障服務助力鄉村社會治理》文章,在《學習時報》刊發,并獲得廣泛轉載。針對國家做出的精準扶貧戰略,我也密切跟蹤精準扶貧戰略的實施進展,分別撰寫《“精準扶貧”離不開“精準保障”》和《統籌安排促農村精準扶貧》文章,在《中國社會科學報》刊發,其中,《“精準扶貧”離不開“精準保障”》一文被《紅旗文摘》全文轉載。針對國家發展特色小鎮戰略,我撰寫了《特色小鎮“特”到好處》文章,在《經濟日報》刊發。針對中美貿易摩擦,我撰寫《堅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文章,在《經濟日報》刊發。針對鄉村振興戰略,我與同事合作撰寫了《為鄉村振興注入更多“活水”》文章,在《大眾日報》刊發。

從留守老人、社會治理、精準扶貧、特色小鎮、鄉村振興,到時下的中美貿易摩擦,我都積極關注,似乎有點不務正業,但我認為這正是社會學的學科特點所在——研究社會事實,也是我所堅持和秉信的社科研究要緊跟時代這一原則所要求的。

2017年院所合并調整后,我進入當代宗教研究所工作。作為一個宗教學研究的新兵,雖然獲得了宗教社會學的博士學位,但我深知宗教學的基礎知識儲備遠遠不夠,對各大宗教發展現狀和存在問題的了解也處于一知半解狀態。為此,我積極參加宗教所舉辦的各類學術會議和組織的多次實地調研,希望盡快摸到宗教研究的門檻。秉持一貫的保持對現實的敏感和關注社會的研究取向,我圍繞宗教信仰問題和宗教文化傳承,通過實地考察,撰寫論文在宗教學研究權威期刊、C刊和國家級報紙刊發。

感想小結

簡單梳理了一下自己從事社科研究的歷程,雖然自己真的談不上優秀,但我還是覺得做一個好的社科研究工作者,起碼要具備以下幾點素質:

一是心要“活”。心要活就是不能死腦筋,不能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書齋式的研究的確需要,但我覺得無需人人都搞。因為當今社會瞬息萬變,一夜之間世界就可能換了模樣。我們必須時刻保持對現實世界的密切關注,保持足夠的現實敏感性,及時將自己的研究與社會的發展和人民的需要進行對接,才能明白自己的工作是否是社會所需、人民所要。個人的學術興趣一定要建立在社會和人民需要這個基礎上才是良好和有意義的。如果我們不能敞開自己的心靈,不能擴展自己的眼界,我們的思想和認識就一定局限于這樣那樣的障礙,無法與火熱的生活和熱情的人民同頻共振。

二是腿要“勤”。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指出,宣傳思想干部要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這個腳力對于社科研究工作者來說就是要加強調查研究。理論是枯燥的,但現實之樹常青。不貼近實際,不到群眾身邊,就難以發現問題的實質所在。蜻蜓點水、走馬觀花的調研只能浮光掠影,對問題的了解可能只見一斑而不及全貌。社科院很多學術大家都是調查研究的行家里手,他們的思想精華無不得益于深入的實地調查研究。腿腳勤快對于青年社科研究工作者來說更是一個十分緊迫的問題和要求。一個人的腿腳走得有多遠,他的思想就有多深邃。

三是筆要“快”。思想的靈感和火花是轉瞬即逝的,如果我們有一個閃光的念頭和想法,要即時將它記錄下來,哪怕是只言片語也好,只要能幫助我們在之后能回想起來即可。記錄之后,我們要在盡可能快的時間里拿起筆來,著手將這些靈感充實,把這些火花引燃,使自己的思想得到更豐富、更全面的表達和展現,形成理論和論述,不到自己滿意絕不收手。通過一點一點的積累,積少成多,最后也能有一個不小的收獲。現在想想,我有很多發表于報紙上的文章都是在零碎閑余的時間里利用手機一點一點“打”出來的。

四是身要“健”。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這句話真的是沒有一丁點毛病。也有人說健康是1,其余的都是后面的0,沒有1,再多的0也沒有用。有同事曾說,做社科研究看似不上班,其實永遠沒下班。事實的確如此,社科研究工作看似輕松,但真要做好實際很難。因為無論是對工作的熱情還是對學術的追求,都是一種長期的精神負荷,因而對健康要求很高。如果沒有一個強健的身體作保障,要想取得好的科研成就基本是不可能的。社科院開展了豐富的體育健身活動,對廣大科研工作者來說十分必要。只有擁有健康的體魄,才能將高明的思想和睿智的洞見付諸實踐,化為力量。


林瑜勝,1975年7月生,2005年畢業于山東大學社會學系,獲得碩士學位,同年入職山東社會科學院,2018年畢業于山東大學哲社學院,獲得哲學博士學位,2007年被評為副研究員。

 

附錄:近三年部分學術成果

1.提高養老保障成效的著力點,《學習時報》,2016年4月7日。

2.精準服務農村留守老人精神需求,《學習時報》,2016年6月16日。

3.提升農村社會治理成效四個維度,《學習時報》,2016年9月22日。

4.以社會保障服務助力鄉村社會治理,《學習時報》,2016年12月8日。

5.“精準扶貧”離不開“精準保障”,《中國社會科學報》,2016年5月25日。

6.筑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社會基礎,《大眾日報》,2016年6月29日。

7.統籌安排促農村精準扶貧,《中國社會科學報》,2017年1月18日。

8.特色小鎮“特”到好處,《經濟日報》,2017年1月25日。

9.拒絕與吸引:農村留守老人宗教信仰選擇機制,《山東社會科學》,2017年第8期。

10.我國“虛擬養老院”發展“瓶頸”問題探析,《東岳論叢》,2017年第11期。

11.建立農村貧困老年人扶貧支持體系,《中國社會科學報》,2017年11月22日。

12.以十九大精神為指引,創新實現哲學社會科學時代價值,《馬克思主義論壇》,2017年12月。

13.(2016~2017)山東省精準扶貧的經驗、成就與預測,《山東社會藍皮書》,2017年12月。

14.社會資本、宗教信仰與社會關系——以曲阜市農村老年人宗教信仰調查為例,《世界宗教研究》,2018年第3期。

15.堅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經濟日報》,2018年8月9日。

16.提高農民財產性資源變現能力,《中國社會科學報》,2018年6月20日。

17.煙臺有座天后行宮,《中國民族報》,2018年8月28日。

18.農村老年人宗教信仰值得關注,《中國民族報》,2018年9月25日。

19.濟南將軍廟街區的宗教記憶,《中國民族報》,2018年10月30日。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