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學人 > 正文

【新秀心語】張念明:力求做一位“接地氣”的研究者


2019-09-17 10:58:38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2019年8月30日第8版     責任編輯:賀劍     人氣:

編者按:

青年是整個社會力量中最積極、最有生氣的力量,國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來在青年。今天,新時代中國青年正處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最好時期,既面臨著難得的建功立業的人生際遇,也面臨著“天將降大任于斯人”的時代使命。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講話中滿懷期待地強調,新時代中國青年要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不辜負黨的期望、人民期待、民族重托,不辜負我們這個偉大時代。青年理論人才是新時代哲學社會科學繁榮發展的希望。培養造就更多有遠大理想、優秀品德和真才實學的青年理論人才,是哲學社會科學界的重要任務。山東社會科學院歷來有重視青年、造就青年、重用青年的優良傳統。近幾年來,在實施“創新工程”和“高端智庫”建設中,一批優秀青年人才脫穎而出、砥礪成長,已成為各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的中堅力量。為充分發揮這些優秀青年人才的示范作用,經院領導批準,在習近平總書記“5·17”講話發表三周年之際,《山東社會科學報道》特隆重開辟“新秀”專版,陸續推介山東社科院優秀青年人才的學術成就、治學經驗和成長體會,以更好推動青年理論人才茁壯成長。


力求做一位“接地氣”的研究者

張念明

 

自2013年進入社科院工作以來,作為一名普通的一線科研人員,我經歷了從“過河摸石”者向“敢于擔當”者的角色轉換,對生活和工作有了更深入的認知和體會,現分享一絲心得,供大家批評導正。

一、人格養成構筑研究基石

健全的人格不僅是待人接物的基礎,也是做好研究的內在支撐。人格養成的漸進過程,同時也是研究者素養不斷積累和沉淀的過程。我于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出生于山東日照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幼年時期并不富裕的物質條件讓我對生活有了第一感觸,在開放度并不高的農村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粗茶淡飯后在皎潔的月光下聚堆閑談,看著滿天星光,點燃的艾草香四處飄散,螢火蟲在草叢間飛來飛去,頗有一番陶淵明先生“世外桃源”和費孝通先生“鄉土中國”的復合特征。相對單純的生活環境讓我與大自然有了充分的接觸,在大人們勞作之際,作為獨生子女的我擁有了和小伙伴們一起探索大自然的快樂時光,我們一起爬德靖山摘野果、采蘑菇、鉆山洞,一起去水庫捉魚、戲水,一起去田野里玩耍,無所拘束、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成為一生中最珍貴的回憶,也養成了我內在樂觀、積極向上的性格。

家庭環境和家庭教育對人格養成極為重要。我父母為人敦厚,鄰里關系和睦,為我提供了一個相對自由寬松的良好成長環境,除立下做人做事的基本規矩外,總體處于“放任”狀態,為我自由摸索、自由思考提供了良好氛圍,他們對“好的生活”的樸素向往在我內心中埋下了不屈服現實的信念種子。另一方面,良好的家族氛圍和處事風格為我待人接物提供了示范。父母親雙方都是大家庭,父親兄妹四人,母親兄妹十二人,老人們關愛孩子,兄弟姐妹之間都謙虛上進,相互體諒,相互幫助,大家庭的人情往來非常頻繁,記得每次姥姥過生日時大家從四面八方回到故鄉聚會,人數都是八九十人的規模,尊老愛幼、尊重知識、重視教育、互扶互助、與人為善、勇于拼搏的家風對我的性格養成提供了樣本指引,為我做人做事奠定了規則基礎。

學校教育和工作訓練是人格養成的規范化指引和正式樣本參照。很幸運的是,在求學的每一階段,我都會遇到一些德高望重的好老師、真誠熱忱的好朋友,工作之后遇到以誠相待的好領導、好前輩、好同事。經過一段時間近距離的交往,他們不僅是好老師、好領導,更是好長輩、好大姐、好朋友,大家彼此真誠相待,樂于相助,甘于成全,成為一生可交的知己好友。特別是我的博士生導師龐鳳喜教授,對我影響頗大。由于我本科和碩士讀的都是法學,博士生階段才轉攻財政學,法學思維和經濟學思維的差異性使我剛入學時遲遲難以轉變,在2010年第一學期,龐老師以充分的信任讓我參與她早已立項的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我邊做邊學邊請教,作為主要執筆人撰寫了課題結項報告,獲得了系統性的訓練,期間又多次設計課題申報書,漸漸掌握了課題設計的路徑,2012年龐老師申報國家重大課題,我作為主要成員全程參與課題選題、設計論證及答辯申報,最終申報成功,為我后續進行課題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在與老師溝通交流的過程中,漸漸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好的溝通是進行科研工作尤其是應用對策研究的必備要素。工作之后,我現任的幾位領導對我幫助提升很大,充分的信任對我高質量做好研究提供了堅實的保障。

二、思想體系框定研究格局

思想體系是進行社會科學研究的基礎框架,也影響著研究者的研究視域和研究路徑。就社會科學研究而言,從主體關系的角度看,尤其對應用經濟學研究來說,要處理的關系不外乎人與自然的關系、政府與市場和社會的關系、政府內部橫向和縱向的關系、市場內部的關系、社會內部的關系,研究者如果能形成統合各層面關系的思想框架體系,那么就為進行社會科學研究奠定了基本的研究格局,起碼能夠確保研究脈絡和研究路徑具有規律性的遵循。

我對社會科學研究的認知,最初源于對自由、民主、法治等現代社會基本價值觀的理解。在最初的認識里,自由、秩序、公平、民主、法治這些具有鮮明進步色彩的價值理念都是“好”東西,都是人類文明的產物。但隨著對中西方文明歷史的了解加深,逐漸意識到這些現代文明價值之間具有內在的緊張關系,在一定時空下會產生沖突,沖突的結果在不同的場域中會有不同的呈現。作為蘇格蘭啟蒙運動的鼻祖,亞當·斯密的《國富論》開啟了個人自由導致社會自由的“放任”理論,大衛·休謨的懷疑主義、埃德蒙·柏克的保守主義無不強調捍衛個體自由的重要性,以個人為基點的免于外在干預的“消極自由”成為英國社會的立論基礎。在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上,從而形成了“守夜人”國家的功能定位,即市場是形成國家的基礎,個人讓渡財產權形成稅收才有了現代國家,要維護市場的自由效率則需要把政府權力關進“籠子”里,如此才需要法治,法治的原初對象是政府權力,而不是公民權利,實際上,法治是通過限制政府權力來保護公民權利的。這一觀念認知對我觸動很大,使我形成了“個體自由—民主國家—法治”的認知框架,也為后續進行社會科學研究奠定了思想基礎。

隨著讀書的日漸積累,認知視野也不斷擴大,也使我認識到,沒有完美和一成不變的制度,制度的不斷改革和價值再平衡是社會進步的主題。雖然捆綁住政府手腳的“消極自由”有助于釋放市場的生產力,但市場的起點本身卻是不平等、不平衡的,有的人出身卑微,有的人出身富貴,有的天資聰穎,受到良好教育,有的卻并不幸運,從而使得雖然市場是規則公平和過程公平的,但在起點不公平的情況下,結果也難以公平。英國工人運動的興起即源于此。守夜國家使得政府不得干預市場,由市場主體進行自由契約談判,這在市場雙方實力勢均力敵的情況下具有效率,但隨著資本者的強大,弱勢的勞動者難以通過自由談判爭取利益,最終契約自由成為強者的自由,因此制度改革的方向是對這種“消極自由”進行適當修正,政府的“扶助之手”逐漸被放開,但這仍是在法治的框架下進行的,及至今日,消極自由和保守主義仍然是英國社會的根基。對消極自由修正較大的制度改革體現為社會福利制度的改革上,北歐國家的高福利制度踐行了民主社會主義的價值理念,但高福利意味著高稅負,甚至高負債,如何實現個體自由與社會福利之間的合理平衡,是現代社會治理的關鍵。

以上對國家治理體系的認知是基于社會契約論基礎的,源于自然法和個體權利,是自下而上的制度表達和社會實踐。但政治哲學家奧爾森又提供了另一幅國家形成的“流寇—坐寇”圖景,這與我們民國時期軍閥混戰的格局極為相像,即在原初社會沒有權威國家,形成大大小小的匪幫,相互流竄搶奪,為最大化搶奪利益,均奉行搶光政策,但從整體看,社會生產的財富在減少,于是匪幫對當地居民制定一個合理的搶奪率,既能保證匪幫利益,又能讓居民繼續擴大生產,久而久之,匪幫逐漸歸并統一成為權威國家,搶奪率轉變為稅率。這種自上而下的國家形成觀具有一定經驗上的合理性,也為我從多元角度看待社會問題提供了深刻啟迪,即社會科學研究的視角有很多,是開放的,并非是單一封閉的。

思想體系的形成是一個不斷積累修正和反思沉淀的漸進過程。從哈耶克的自由秩序原理到凱恩斯的宏觀調控理論,從洛克的政府論到諾奇克的古典自由主義,從薩繆爾森的經濟學到馬斯格雷夫的現代財政理論,從布坎南的公共選擇理論到羅爾斯的作為公平的正義理論,每部經典都是特定時代的特定產物,在透析時代矛盾的同時散發出對未來的借鑒意義,思想的光芒為后來者開啟路向。

三、智庫思維開拓研究路徑

社會科學研究的終端方向大致有兩個層面,一是走向形而上的哲學層面,二是邁向形而下的應用層面。哲學層面研究的深刻意蘊無需贅言,但智庫應用研究的一個基本誤判卻亟需澄明。這可能與我國智庫研究的環境不彰有關聯,即智庫應用研究是淺層次的、最容易入手的,無需尋求理論挖掘和支撐的。實際上,智庫應用研究不僅需要“接地氣”,更需要高度嚴密的理論體系支撐,只有內含理論標尺的智庫研究才是經得住推敲的,理論高度越強,則智庫研究的格局越大,角度越好,方向越精,把脈越準,對策越實。從歐美發達國家來看,高端智庫一流研究人員都是大學者,報告發布、國會作證、媒體發聲、著書力作都是其學術與智庫研究的結果呈現。

作為智庫研究系統,各級社會科學院是進行智庫應用研究的良好平臺。從高校學術“象牙塔”到社科院做智庫應用對策研究,我經過了一個邊做邊學、不斷揣摩提升的過程。2013年剛入院,先接觸了省情調研課題的研究,該年度的課題題目是關于促進山東省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財政政策研究,在專家前輩的指導下,我作為執筆人撰寫了該省情報告,現在來看,由于水平所限,當時的研究報告稍微偏重些理論,對諸多現實問題的把握并不精準,但撰寫報告的過程研究思維卻在逐漸轉換,從純粹的學術思辨轉向務實的智庫思考,從大而全的體系構建逐漸向問題導向對接融合。同年底,我隨山東省政協和團委到濰坊、威海、煙臺市進行了關于推動青年創業創新的調研,在廣泛調研的基礎上,結合自身專業我獨自撰寫了《關于推動青年創業創新的調研報告》初稿,經修改審定后以省政協辦公廳文件的形式印發,并上報省主要領導閱示,最終獲得時任山東省省長郭樹清同志的肯定性批示。這次調研和報告撰寫經歷對我是一個鼓舞和提升,為我更好地進行綜合性、專業性的智庫應用研究堅定了信心。

真正下意識進行智庫應用研究是從自身專業開始的。2015年是由“十二五”邁向“十三五”的最后一年,院里積極謀劃“十三五”若干重大問題的研究,并期待提出前瞻性建議供決策參考。此時恰處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時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民生性等剛性支出有增無減,財政收支矛盾加劇,財政收入的增長壓力加大。此時我就想是否可以從財政收入穩增長的角度切入,結合山東現狀,提一些“十三五”期間財政收入穩增長的對策建議。經與領導溝通后,這一想法得到充分認同,我們一致認為,在經濟高速增長、稅收超經濟增長的“好”時候,大家對財政收入的關注度較低,但在財政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的背景下,財政收入的穩定增長對發揮財政的支撐、引導與保障作用至關重要。在選定議題和切入點后,經過深入調研,由我作為執筆人撰寫了《“十三五”山東財政收入穩增長的思路與建議》,報告呈報省領導后,在11月首先獲得時任山東省副省長張務鋒同志的重要批示,在長達200余字的批示中,張副省長指出了我省與其他先進省份在財政收入規模、結構與質量方面的差距,并要求“結合社科院研究成果,安排專人作認真調研分析,提出務實可行建議。請從速辦理,研究報告送我”。在12月,郭樹清省長對該報件作出“請財政廳參閱”的批示。這次全程參與的研究報告撰寫,使我意識到理論素養和專業水準對做好智庫應用研究的重要性,同時,在文筆上,該報告也逐漸脫離了“學術派”的死板,在表達上更為靈活、精準、扣題。在此報告撰寫的基礎上,結合自身專業,我又執筆撰寫了《關于我省建立財政“資金池”盤活國庫現金存量的對策建議》,獲得時任山東省常務副省長孫偉同志的肯定性批示。

社科領域的智庫研究是綜合性的、相互貫通的,并不是僅僅局限于某個專業領域。在對智庫應用研究有一定心得后,以問題為導向,我力圖嘗試將研究觸角延伸到更廣的視域和范圍。2015年年底,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動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的實施意見,要求各級財政優先安排,完成既定規劃任務。2018年是政策實施的第3年,省財政廳委托山東社科院進行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資金政策的績效評價。對我來說,這是一個之前未接觸過的新領域,一來績效評價是新領域,而且政策績效評價在學術界和實務界遠未形成共識;二來城市綜合管廊建設是一個專業領域,涉及面廣,設計建設、運營維護具有極強的專業性。經慎重考慮后,我們決定接下這個挑戰。經過資料研習和研討論證,我們從全流程角度,將政策評價分為政策供給、政策實施、政策產出和效果三個宏觀層面,在每個大面下又細分出多個小的層面,以此來構建指標評價體系。在評價方法上,我們決定摒棄單純的賦分評價方法,因為一是管廊政策實施周期短,未形成完滿周期,二是政策評價不同于“規則內選擇”的項目評價,政策評價是“規則間選擇”的開放評價,三是分值權重的設置具有極強的主觀性。我們決定以問題為導向切入,重點評估城市管廊建設的科學性和可持續性,經過深入調研,我們發現實踐中存在著“碎片廊”“斷頭廊”“空置廊”等現象,建設資金籌措難、入廊難、收費難、運營維護難等現象普遍存在,通過自上而下行政命令的方式推進不具有科學性,且受諸多因素制約,當前不宜大干快上,應該因地制宜、因需而建。為此,我們撰寫了《關于我省城市綜合管廊建設的“冷觀察”及建議》的呈報件,最終獲得省委主要領導的肯定性批示,并被決策部門采納應用。

智庫應用研究是一片極為豐厚和廣闊的天地。堅持智庫導向,鍛煉智庫思維,提升智庫素養,拓寬研究視野,發揮智庫作用,服務社會民生,是每一位智庫研究人員應有的責任和擔當。下一步,我將繼續積累經驗,提升自己,為更高質量做好智庫應用研究盡職盡力。

四、人文情懷釋放研究魅力

做研究是枯燥的,也是快樂的;是辛勞的,也是豐實的。研究者的人文情懷可分為這么幾個層面。

一是自我層面的自洽。做自己感興趣并有能力做好的事情,研究社會問題但不浮躁于社會,寫好研究文章但又不脫離實際,獲取精神富足又不失品質生活。梁漱溟先生說,人生要經歷逐求、厭離與鄭重三個基本階段,研究者的成長過程都會不同程度地經歷這三個階段,從對研究的感興趣到枯燥乏味,從氣餒反復到篤信執著,每一位研究者都會有自己的一條心路歷程,他人難以感同身受,也替代不了,最終化繭成蝶,達成自洽自足。

二是團隊層面的融洽。智庫應用研究是團隊型研究,團隊成員分工協作,實時對接,良性溝通,瞄準問題導向,突出研究重心,把握住關鍵節點,堅持理論支撐和實踐調研相結合,共同形成分工有序、互助互通、齊心協力、勇于擔當的研究格局和氛圍。團隊合作不僅僅限于研究所內部的合作,而且應鼓勵不同處所、不同專業領域的團隊互動,共同打造高水準的綜合性研究團隊。在進行城市地下綜合管廊政策績效評價時,我們團隊在張文所長的帶領下,我負責總體框架和指標體系構建,王韌負責現狀與問題評價,王崇宇負責數據處理和典型案例剖析,通過緊密合作,最終形成了一份理論與實踐相結合、豐盈充實、圖文并茂的研究報告,獲得績效評價委托方高度評價。團隊通力合作的研究過程,彰顯了團隊魅力,加強了同事情感,提升了研究水平。

三是平臺層面的接洽。做研究尤其是智庫應用研究并非閉門造車,需要廣泛、深入地了解省情,與政府部門、企業和高校接觸,從多方渠道獲取多元信息,找準問題癥結,精準施力,對癥下藥。在做應用對策研究的過程中,我們團隊與省政府研究室、省財政廳、省審計廳、省地方金融監管局、省稅務局等多家單位形成了密切的合作關系,實現科研單位和實務部門的優勢互補,構建起智庫應用研究的良好對接平臺,為政策、信息、數據獲取提供了保障。實際上,高質量的智庫應用研究并不簡單是資料的研習,而是研究者興趣能力、團隊協作合力和平臺對接活力的有機結合,智庫研究者不僅是有理論素養的科研人員,還應是有創新擔當精神的協作者,有高情商溝通能力的對話者,有濃厚社會責任感的奉獻者。路漫漫其修遠兮,我將力求做一位有情懷、樂奉獻、接地氣的研究者。

 

張念明,1984年11月生,2013年畢業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同年入職山東社會科學院,2015年12月被評為副研究員。

 

附錄:近年來部分科研成果

1.《高質量打造新一代半導體產業集聚高地的建議》,獲省委主要領導肯定性批示,2019.4.27;王書堅常務副省長肯定性批示,2019.4.30;凌文副省長肯定性批示,2019.5.5。獨立執筆。

2.《中美貿易摩擦對我省的影響及建議》,獲省委主要領導肯定性批示,2019.2.3。獨立執筆。

3.《關于我省城市綜合管廊建設的“冷觀察”及建議》,獲省委主要領導肯定性批示,2018.10.3。獨立執筆。

4.《美國財源建設的經驗與啟示》,獲于國安副省長肯定性批示,2019.2.10。獨立執筆。

5.《“十三五”山東省財政收入穩增長的思路與建議》,獲時任山東省省長郭樹清同志肯定性批示,2015.12.9;獲時任山東省副省長張務鋒同志重要批示,2015.11.16。獨立執筆。

6.《關于我省建立財政“資金池”盤活國庫現金存量的對策建議》,獲時任山東省常務副省長孫偉同志肯定性批示,2015.11.30。獨立執筆。

7.專著:《我國稅制結構優化研究》,經濟科學出版社,2014.11。

8.合著:《宏觀稅負、稅負結構與結構性減稅研究》,經濟科學出版社,2016.10。

9.《穩定稅負約束下我國現代稅制體系的構建與完善》,《稅務研究》2015年第1期。被人大復印資料《財政與稅務》全文轉載。

10.《全面實施績效管理框架下財政政策績效評價研究》,《東岳論叢》2018年第12期。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