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科研 > 成果 > 研究報告 > 正文

精準識別我省城鄉居民美好生活需求


2018-03-29 14:45:47      來源: 《大眾日報》2018年3月28日     責任編輯:李萍     人氣:

□ 山東社會科學院課題組

山東省經濟社會綜合調查是山東社會科學院主持的一項覆蓋全省規模、綜合性、連續性的社會調查。2017年的全省經濟社會綜合調查,共抽取全省3000戶城鄉居民作為樣本,以期深入了解我省基本公共服務供需狀況及城鄉居民的滿意度,為不斷滿足新時代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努力解決發展不充分不平衡問題,提供決策依據。

現代服務業就業人口呈加速增長之勢,農村就業人口老齡化問題較為嚴重

從調查數據來看,人口老齡化對就業人員年齡結構的影響已經顯現,勞動力無限供給的局面漸趨消失。在有工作的人中,45歲以下勞動力占32.9%,45歲及以上勞動力占67.1%,中老年勞動力所占比重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分城鄉來看,城鎮有工作的人中,45歲以下勞動力占46.8%,45歲及以上勞動力占53.2%;農村有工作的人中,45歲以下勞動力占21.6%,45歲及以上勞動力占78.4%。相對于城鎮而言,農村就業人員年齡結構老化問題更為嚴重。

勞動力受教育水平是勞動力供給質量的重要決定因素。從2001年開始,山東省普通高等教育和各類職業教育快速發展,極大地提高了全社會的平均受教育水平。從調查數據來看,有工作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為8.1年,大概相當于初中程度。就業者的平均受教育年限與其年齡呈顯著負相關,就業者年齡越大受教育年限越短,年齡越小受教育年限越長。分行業來看,全省人力資本總量最高的仍是農林牧漁業,其次是制造業、建筑業、批發零售業,金融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等第三產業的人力資本總量相對不足。但從增速情況來看,農業的人力資本總量進一步減少,傳統工業和傳統服務業的人力資本總量增速緩慢,現代服務業則呈加速成長之勢。

企業職工通過參加培訓提高職業技能,有助于增加人力資本存量,提高生產效率。調查數據顯示,在城鎮從事非農工作的就業者中,沒有參加過任何培訓的占48.2%,參加過至少一種培訓的占51.8%。其中,只參加過崗前培訓的占14.5%,只參加過在職培訓(繼續教育)的占8.7%,而崗前培訓和在職培訓(繼續教育)都參加過的占25.6%。這些數字表明,全省職業培訓政策取得積極成效,勞動者參加職業培訓的狀況比較樂觀。

在創業政策和服務方面,被訪者認為最重要的依次是創業培訓與指導(27.5%)、政府支持的優惠金融貸款(22.1%)、政策法律咨詢服務(13.6%)、各類創業補貼(13.6%)、稅收減免(9.3%)、創業項目推介(7.4%)、其他費用減免(4.3%)和創業孵化服務(1.9%)。

農業從業人口中,新型經營主體和農業新業態所占比重依然較低。在全部受訪農業人口中,從事家庭農場者占5.2%,農民合作社占9.3%,農村電子商務、農村休閑旅游和農村家政服務分別占0.8%、0.5%和1.1%。這些數字表明,全省農業生產仍以糧食和經濟作物種植為主,農業規模化經營、家庭農場和農民合作社得到一定發展,但農村電商、休閑農業、鄉村旅游等新業態、新模式仍較微弱,亟待壯大。

居民收入持續增長,但用于“買房”的借貸支出占比很大

調查數據顯示,受訪家庭年均總收入為71087.3元,其中城、鄉家庭分別為86896.2元和46678.0元,城、鄉家庭收入比為1.86:1,東、中、西部家庭年均總收入分別為77844.2元、75323.4元和48257.2元,家庭收入比為1.61:1.56:1。家庭年均還貸支出為7225.9元,其中城、鄉家庭年均還貸支出分別為8681.3元和5063.7元,東、中、西部家庭年均還貸支出分別為10515.8元、5833.0元和3862.2元。居民家庭借貸支出最主要用于“買房”的占57.9%,用于“買車”和“醫療”的分別占12.3%和10.0%,用于“教育”和其他支出的分別占4.2%和15.7%。

40.8%的受訪者對個人收入表示“很滿意”和“比較滿意”,表示“不太滿意”和“很不滿意”的共占27.9%;認為同自己的同事或親朋相比,自己的收入屬于“很公平”和“比較公平”的共占42%,認為“不太公平”和“很不公平”的僅占22.8%。

總體來說,近年來山東以強化收入分配激勵導向、激發重點群體活力以及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為重要抓手,不斷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在保障城鄉居民收入持續增長的同時,兼顧社會總體收入分配的公平性,并獲得了全省居民的積極認可。但不容忽視的是,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居民收入增長也面臨“瓶頸”, 多數受訪居民認為個人收入增幅不及物價上漲水平。此外,對個人收入層級的主觀認同程度相對較低,也應該引起足夠的關注。

“入園難”“擇校熱”“留守兒童”等問題仍較突出

教育方面,調查數據顯示,公辦幼兒園月均收費為486.2元,其中城鎮平均為571.1元/月,農村為354.5元/月,感到收費偏高或太高的受訪者僅占總體的24.1%;而民辦園月均收費為584.9元,城鎮平均為607.9元/月,農村為461.7元/月,認為收費過高的人群有34.3%,均高于公辦園。民眾對服務質量的評價,公辦園也高于民辦園。綜合來看,與民辦幼兒園相比,公辦幼兒園普遍收費較低廉,服務水準較一致,群眾滿意度也較高,但因數量有限,不能滿足全部學前教育需求,導致“入園難”現象的產生。

在小學階段,雖然政策早已取消了“重點學校”與“非重點學校”的劃分,但多數受訪家長仍留有對兩類學校的固有印象,其中認為子女或孫輩所上的小學為“重點小學”的占34%,“非重點小學”的占65.5%。盡管義務教育階段實行嚴格的劃片入學,但不少家長還是會借助其他渠道爭取讓子女進入“重點學校”。數據顯示,有10.7%的家長找過熟人幫忙,2.8%交過額外費用,8.6%曾在學區買房,2.3%遷過戶口,還有10.8%曾讓孩子參加各種特長考試,共計占受訪“重點學校”學生家長的36.2%。可見,“擇校”問題仍難以通過強制性劃片措施予以消除。

綜合來看,我省公共教育事業總體發展良好,整體上公眾滿意度較高,尤其針對小學、初中、高中階段的素質教育和校園管理方面,民眾普遍持肯定態度。但同時,“入園難”“擇校熱”“區域差異”“留守兒童關愛不足”等問題仍然存在,民眾教育需求關注點逐步從“硬件”教學條件開始轉向“軟件”教學質量。因此,在未來教育資源配置上,要著力解決這些問題,并及時關注民眾教育的這些新需求。

群眾健康保健需求繼續擴大,“預防為主”成居民共識

醫療方面,受訪者表示對其造成困擾最嚴重的前幾項是 “除去報銷的自費費用(32%)”“掛號或就診排隊時間太長(31.7%)”和“檢查項目多且費用高(20.3%)”。可見,“看病難,看病貴”依然是亟須解決的問題之一。

調查顯示,受訪者認為在村衛生室或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供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中,亟需的前五項服務依次是“老年人健康管理”(17.7%)“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防治及保健”(15.4%)“居民健康檔案建立”(13.4%)“基本藥物銷售及常見病診療”(10.6%)和“健康教育”(10.1%)。居民對于健康保健的需求繼續擴大,逐步認同以預防為主的健康理念,對于健康教育的需求也在擴大。對于鄉鎮衛生院或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來說,居民最需要的幾項公共衛生服務內容中又增加了“疑難雜癥診療及轉診服務”和“基礎康復服務”。反映出我省居民對不同層級的基層醫療機構有差異化的功能需求,需要進一步細化和明確不同基層醫療機構的功能定位。

從參加社會保障的項目看,84.5%的受訪者參加了社會養老保險,90.4%的受訪者參加了社會醫療保險,14.2%參加了失業保險,16.3%參加了工傷保險,11.1%享受到住房公積金或住房補貼。

從工作單位所有制性質看,20.8%在私有或民營企業、14.3%在港澳臺資和外資企業工作的受訪者,沒有參加社會養老保險。11.4%的在私有或民營企業、9.5%在港澳臺資和外資企業的受訪者,沒有參加社會醫療保險。這兩類是所有制類型里沒有參加社會養老保險和社會醫療保險比例最高的。

道路建設、自來水凈化和集中供暖,是城鄉居民最期待加強的公共設施建設

城鄉公共基礎設施的客觀差距導致了城鄉居民不同的需求狀況。調查顯示,受訪居民亟需的前三項公共基礎設施依次是道路建設(15.9%)、自來水凈化(15.0%)和集中供暖(14.5%)。城、鄉居民對亟需的前三項公共基礎設施的需求存在顯著差異,其中城鎮居民亟需的前三項基礎設施依次是自來水凈化(15.0%)、道路建設(14.2%)、集中供暖(12.3%),農村居民亟需的前三項基礎設施依次是道路建設(18.6%)、集中供暖(17.8%)、自來水凈化(15.0%)。另外,城鄉居民對其他基礎設施的需求也存在顯著差異,城鎮居民對垃圾處理設施、消防設施、物流配送點、充電樁的需求分別比農村居民高4、2.8、2.3和2個百分點,農村居民對集中供暖、公交站、農田灌溉設施的需求分別比城市居民高6.9、2.7和2.4個百分點。

對于環境問題,受訪者認為目前最需要政府提供的環境基礎設施和服務項目是“安全飲水”(22%),其次是“垃圾處理”(20.9%)。城鎮和農村在最需要政府提供的環境基礎設施和服務項目中存在差異。除了回答率最高的“安全飲水”之外,城鎮地區排在第二位是“垃圾處理”(18.7%),而農村地區排在第二位的是污水處理(21.6%)。相對于城鎮較高的污水處理率,大多數農村地區沒有地下管網,污水處理水平仍然很低,亟需探索適合農村地區的污水處理方式,解決農村面源污染問題。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表